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晓年的博客

 
 
 

日志

 
 

《推荐写给邓玉娇的诗》被删除  

2009-07-10 20:52:00|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浪通知:您的文章《推荐写给邓玉娇的诗》已被管理员删除。给您带来的不便,深表歉意。2009-07-10 20:02
    奇怪的是多日前的文章居然在今天被删除,不明白。

4,献给邓玉娇的歌 (吴敏)
啊,邓玉娇,你是一只孱弱的鹰,家乡贫瘠,食物难寻,你只得委屈地栖身于草丛,而不能在蓝天上自由地飞行。
啊,邓玉娇,你是一只坚强的鹰,三条毒蛇,凶恶挑衅,你不畏强暴竭尽全力抗击,使恶魔们遭到了应有的报应。
啊,邓玉娇,你是一只自豪的鹰,地位卑贱,精神强劲,不屈的灵魂如白玉般珍贵,正义和良知诚挚地向你致敬!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

5,《邓玉娇之歌》(东海一枭)是人就要人权自卫,是女人就要尊严自保
遭强暴就应该奋起抗暴,弱者不是任宰任割的羊羔!
贫贱不能移金钱不能淫,面对强权不屈不挠,女性的榜样时代的模范,好一个以直报怨的女英豪!
实在忍不住就不要再忍,受够了屈辱何妨扬眉一刀,哪怕是一把小小的修脚刀,仗势作恶的暴徒活该被干掉!
丧心病狂的凶焰到处飘,欺男霸女的恶棍到处笑傲,良知何在良制何在好男儿何在?好在我们还有邓玉娇!难道我们只有邓玉娇?

诗词歌赋部份

1、江城子
——赞巴东侠女邓玉娇

手刃恶吏是巾帼,红颜恨,斩妖魔。披发仗剑,千古有评说。自古勾栏少奇女,生死间,敢一搏。浊流横溢淹丘壑,独自洁,抗腐恶。天地豪情,换回碧水波。千秋侠女泣鬼神,肝肠断,正气歌。

2、蝶恋花.邓玉娇

羸弱娇身如细柳,爱憎分明,映照时官丑。执刃敢削无赖首,英姿潇洒如阉狗。早让须眉频顿首,可叹萧蔷,尚有阴翕走。一片高歌群众口,英名长驻应无朽。

3、七绝.邓玉娇赞

泥淖谋生还自珍,千金难辱雪莲纯。乍逢强暴拔刀起,天下恶官应丧魂!

4、七绝.赞邓玉娇
巴东大地恶吏刁,淫欲攻心终挨刀。芳心一怒震寰宇,万古扬名邓玉娇。

5、巴东烈女赞.邓玉娇
——胡戈戈

零九多奇闻,巴东出义士,身在底阶层,心有凌云志!不惧豺狼欺,力挫豺狼势。国中有此女,养儿易立志,内贼不敢患,外敌不造次,芸芸老百姓,震怒集一刺。浩然青春写长虹。

6、赞邓玉娇
飒爽英姿半尺锋,血染征衣度从容。悲壮山河神鬼怒,浩然青春写长虹。

7、赞邓玉娇

弱女邓玉娇,抗暴护贞操。寒光赛龙泉,三寸修脚刀。

9、邓玉娇赞
刘学伟

手刃淫官邓玉娇,英名无愧冲云霄。身卑却有尊严在,濯足犹怀君子骄。
银两焉能移志气,强蛮怎奈遇纤刀。“公仆”此日肝肠裂,百姓今朝义气高。

10、邓玉娇赞:

志毅姿娜胆气豪,群狼凛对捍贞操。淫贼妄出摧花手,烈女狂挥夺命刀。
民意齐呼好!好!好!纪风尽肃遥!遥!遥!天公抖擞将何日?涤荡贪脏答玉娇。

11、新史记——邓玉娇列传

乙丑年,逢母亲节戍时二刻,有镇府官吏邓贵大,偕同僚黄德智并邓某三人。三吏甚喜五色,行招商、刮民膏、饮酒沉湎,以夜继昼,尤喜窈窕而淫乐耳。逸则淫,淫则忘善,忘善则恶心生。

初,三吏行酒划拳,须臾,酒过数巡,猜枚行令,腮红舌乱。间,有谏曰:“何不往梦幻城逍遥,解吾等铛下疾苦?”,六眼色起,光比狼甚,逐往。智为先、贵大邓某尾后,行楼上一寓,三吏推门,窥之,见娇浣衣,三狼淫心顿起,两股轻开,麈柄坚挺。智询娇曰:“特服否?”娇明其意,曰:“奴只修膝下二足,不候尔等铛下小足,烦官家怜之。”

智闻言,愤质娇曰:“此交欢处,汝敢拒之?汝在此何为?”娇曰:“侍女,非鸡也!”

智娇逐争,娇欲离,远狼群,未果。臾,身后贵大横言,曰:“恐吾等无银乎?”便爪入囊中取银万千,右爪持银至娇面前狂舞,娇避之不睬,复身欲往,贵大怒按娇于沙发之上。娇起贵按,往复数次。贵大欲奸娇,娇不从,逐探身索寸长果刀,刺贵大三刀。智大惊,阻之,右臂被娇刺一刀,咳曰:“汝可为吕四娘乎?”邓姓恐极,不敢前往。

呜呼!贵大淫血喷尽,肺脉衰竭,淫星陨落,智伤无命危矣,娇电衙自首。

颂曰:公好淫乐,娇为护身,贞专精纯,不贪行贵,守节执事,不为轮奸,遂死不顾,名号显遗,杀身成仁,义冠天下。

12、说书

玉娇年方21秀丽端庄又漂亮
那一天玉娇正在洗衣裳
外面窜进三条狼
第一条姓黄名叫黄德智黄狼眼里冒淫浪
哟花姑娘长的真漂亮来来来你陪老子爽一爽
后面跟着邓贵大还有一条无名的狼
嘴叼着烟卷打着饱嗝走路还一摇三晃荡
正言那玉娇小妹婉言拒这里是员工休息室
要爽请你回家爽三位大人请自重你也有姊妹也有娘
别仗着后面是阎罗王小鬼催得说胡话要走坏胃太猖狂
老子有的是银两俺是当今土皇上小妞还是撑了吧
否则我给你来个霸王上
弱女子玉娇要夺门走却被三头禽兽扑倒在沙发上
全无半点人性丧尽天良……

13: 写给邓玉娇  诗人马非

“5.10”事件曝光后,一篇篇血泪檄文,一声声良知的呼喊,无时不在拷打着我的心。看电视报道中,躺在“精神病房”的邓玉娇那一声声无助的“爸爸,他们打我,爸爸,他们打我……”的呼救声,让人有撕心裂肺的疼痛。是谁打了她?到底是谁打了她?“他们”是谁?“他们”什么时候什么情况下打了他?……,一个邓玉娇,惊醒一个国人的梦!

写到你,我的笔开始颤抖听着那一声声呼喊,我的心哆嗦着,在一个老人的诗篇里,疼出长江、黄河,两行浑浊的泪水。 

是谁打了你,是谁忍心打你,是谁敢打你,是谁竟然还敢打你-----我的贫穷而年轻的妹妹!

是什么,使你,一位瘦骨嶙峋的弱女子,在崇山峻岭间,忍受阳光的剥蚀,站成一脉风骨凛然的绝壁,站成一柄刺向苍天的奇峰,顶天立地,自歌舞升平的巴东,挥洒出电闪雷鸣。

是什么,使你,令一枚小小的修脚刀,焕发出英雄的灵性,闪耀着逼人的寒光,在喧嚣繁华的史书上,刺出一行血字,令所有,华丽的法典和麻木的灵魂,蒙羞。

未曾唱过赞歌的笔啊,一直哽咽着,在江湖上行走,写到你,它低下了沉重的头颅…… 2009年5月20日写于北京

  评论这张
 
阅读(8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