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晓年的博客

 
 
 

日志

 
 

转载:《性工作者惹怒了谁》  

2010-01-11 09:33:00|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载:《性工作者惹怒了谁》 - 马晓年 - 马晓年的博客

转载《性工作者惹怒了谁》

发布时间:2009-12-25   来源:柯倩婷

   《羊城晚报》于8月13日载文《假如黄祸流泛,而没了“娼妓”……》,作者贺贝用“肮脏、耻辱、可怕、悲哀、腐朽、负面事物、丑恶、迷途”等词语来描述娼妓,并绝然反对媒体以“性工作者”这一更有尊严的称呼来替代“娼妓”,让我震惊。我甘冒被众道德卫士吐唾沫、拍砖头的危险,提笔反驳这篇文章,并陈明我的观点。

  贺贝认为,娼妓应受到歧视,不应受到尊重。这不是什么新观念,而是大多数人都有的偏见,我们社会对娼妓的歧视已经根深蒂固。记得有大学生跟我说过以下的话:我尊重女人,但妓女除外;我赞同男女平等,但不能让我跟妓女也讲平等吧。又常听长者跟我说:总要有道德的底线啊,否则就不知廉耻了。更听人们说娼妓出卖身体,好逸恶劳;又说娼妓破坏别人的家庭,传播疾病,云云。但所有歧视娼妓的理由都经不起反驳:

  第一条,娼妓在当今中国是非法的。性工作合法化与否,这是一个有争议的话题,各国法律不同。按照有罪化的法律来讨论,卖淫也是一种没有受害人的犯罪行为。再说,法律并不做道德评判,触犯法律的人未必就违反道德;即使是获重罪的罪犯,也不应受到歧视。近年来,羞辱、歧视犯罪的做法已经得到极大的改善,不再搞公开批斗和处决,为何独要歧视娼妓呢?

  第二条,娼妓出卖身体。但是,谁不是靠出卖身体、技能或知识来谋生?影视、体育明星凭身体条件可以卖得高价并让万人羡慕,有才华的人出卖知识能力而做打工皇帝。如法国社会学家布尔迪厄所分析的,身体资本与文化资本、经济资本可以交换,已经成为当代不可回避的趋势。在一切都被商品化的时代,为何性的商品化就是耻辱?这归根到底是对性的恐惧与偏见。

  第三条,娼妓破坏别人的家庭。当代社会威胁家庭稳固的因素五花八门,加班、应酬喝酒、通宵麻将、网络上瘾、无性婚姻……但未见有人发起反对加班、废除网络等运动,不用心经营婚姻,却把罪责嫁祸于妓女。在人们的想象中,妓女很有诱惑力,会让男人失去理智;又猜想妓女为了能够做良家妇女而抢人老公,未知很多妓女并不羡慕家庭主妇的生活;矛盾的是,人们又批评妓女的性没有感情,是肮脏的交易,既然没有情感,不过解决一时生理需要,何来抢人老公破坏家庭之罪!

  第四条,娼妓传播疾病。在人口频繁流动的社会里,传播疾病的几率大大增加,要预疾病传播,不是让社会停顿下来,而是做好预防。经历过SARS和H1N1的肆虐,这道理已经人尽皆知。歧视娼妓无法禁绝娼妓,反而使得预防工作难上加难,助长“黄祸流泛”。

  反对语言歧视的方式有多种,一种是更名,例如“地主”因历史原因而让人痛恨,如今就叫“房地产业主”或“老板”;另一种旧词新用,如美国反种族歧视运动的口号是“black is beautiful”。同理,我们的文化改造者也可以重新定义“娼妓”、“卖淫”、“婊子”、“色情行业”等概念,使之去污名化,本文就是从去污名的角度继续使用“娼妓”一词,娼妓不是一群堕落的、面目狰狞的、耻辱的群体,不是等着那些所谓的高尚的人去指点、启蒙、教化的人。媒体把这个群体更名为“性工作者”,也是适应世界潮流,倡导平等与尊重的理念。性工作就是劳动,他们提供的商品是性,而不是出售尊严,也不是出卖自我。

  很多人批评娼妓是不劳而获,好逸恶劳。这样的批评是完全不了解娼妓是如何工作的,他们也许认为娼妓就是躺在床上,任由嫖客摆布。事实上,娼妓也需要因应不同顾客而有不同的措辞、姿态、技巧与服务项目。退一步说,谁又不好逸恶劳?很多人发奋读书、努力工作,不也是希望脱离苦力劳动,获得更安逸的工作与生活吗?矛盾的是,有些人对娼妓寄予无比同情,认为他们受尽剥削与折磨。诸种极端的想法都是基于对性工作的偏见和妖魔化。性工作领域确实存在剥削、强迫、拐卖人口、暴力、黑社会介入等诸多问题,但这是社会问题,而非道德问题,需要的是治理而非歧视。

  贺贝还别出心裁把“慰安妇”跟娼妓比较,这是混淆了立场。日本军国主义把强迫性军妓美化为“慰安妇”,这是战争犯罪,我们当然要揭露和批判,因为这样的委婉措辞是要推托其犯罪行径,维护的是军国主义的利益。然而,媒体把娼妓称为“性工作者”,维护的是从事性服务行业女性的权益,批判的是那些歧视弱势群体的社会文化偏见。贺贝认为语言能够表达事物的本质,因而坚决反对“性工作者”的称呼,可惜,他尚未认清事物的本质。我不清楚贺贝站在什么立场去歧视与批评娼妓,但显然,他用那么多负面的词语去描述娼妓,是要让自己显得高尚与高贵。问题是,当那些掌握着话语权,可以在报纸上发表文章去指责别人的所谓知识分子显示自己的优越地位时,他们只能够靠着给已经污名的底下阶层再添恶名这一途径。

  性工作者惹怒了谁?那些通过各种途径进入到主流社会、获得优越地位的人,为了确保安全,急急忙忙来划清界线,跟贫贱的群体区分开来。我认为这样的做法相当短视,未有看清道德其实是权益集团定义出来的,也未认清风水轮流转,未知哪天歧视之灾落到自己家。跟娼妓一样,因为偏见、误解和所谓的道德而导致的歧视与排斥的对象还可能有:艾滋病患者、乙肝患者、被强奸者、未婚妈妈、单亲家庭、精神分裂者、残疾者、文盲、贫困、同性恋……这样的名单还可以无穷无尽地列下去。

如果我们想要生活在一个更美好的社会里,如果我们想要更有尊严地生活,我们就需要营造一个相互尊重、没有歧视的社会。在我们凭着各种机会获得较优越的社会位置时,不要忘记,还有很多人没有同样的机会。如果我们无法为他们争取权益,也不要落井下石。最后,我特别呼吁两个群体来重新思考这个问题,因本人正属于这两个群体的一员:知识分子应如何看待性工作者?女性应如何看待那些从事色情行业的姐妹?

   谢谢大家的关注和讨论。我首先声明,我不会删除评论,因为我支持言论自由。如果有我不认同的观点,我会参与讨论,或者另写文章阐述。但希望获得共识的是,人身攻击无助于阐明道理。

    本文支持媒体用“性工作者”一词,并反对对妓女的歧视,这是我的主要观点。

    回应部分朋友的观点,我要说的是,不歧视妓女,不等于鼓励女人去做妓女;性工作合法化,也未必生意就很好,打个比方,饭后散步和旅游观光都很好,但有些人是你付钱他也不去。

    如果追问色情产业的获利者是谁?谁是推动者?大概轮不到性工作者的头上,他们不过是从业者,受剥削者。

    我的理想也是“内无旷夫外无怨女”,人人各得其所,但我也直面中国当下的种种问题,不敢如某些人那样天真,以为把“坏、丑、恶、病、贫”的人消灭掉,就有太平盛世。三年前我去河南做艾滋病的志愿者,当地政府就有领导这么放言,以为十几万的艾滋病患者死光了,就不用追问了。

  评论这张
 
阅读(19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