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晓年的博客

 
 
 

日志

 
 

烈女吞毒求死证清白  

2011-03-05 08:02:00|  分类: 性文化特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某人大代表轰轰烈烈提出女孩贞操是给婆家最好的陪嫁》高见并且引发全国上下认真学习讨论之时,我们不妨回顾一下历史。

    那天在十里河古玩城见到一张1.1×2.85米的碑刻拓片,是华世奎楷书南皮双烈女庙碑记,其书法“走笔取颜字之骨,气魄雄伟,骨力开张,功力甚厚”。一下子吸引了我的目光,毫不犹豫地买下。烈女吞毒求死证清白 - 马晓年 - 马晓年的博客

      回来后,上网一查其实早在民国就有不少版本的这幅碑帖出版,这张早年的很旧的拓片应该是弥足珍贵的,不知今天这个碑刻保存得如何,有时间一定去天津看一看。它写的是南皮一双刚烈女吞毒求死证清白的事迹。下面是网络上搜索出的相关资料。

    1916年5月14日,天津城西门外人山人海,全城知名人士纷纷进献挽联,出殡队伍前,各种旗牌执事与警察乐队在前面引路,紧随其后的是官商士绅文人墨客代表1000余人的送葬队伍,在街道两侧自发走上街头夹道默默送行的天津人关注目光中,缓缓走向前方的墓地,沿途一片惋惜赞扬之声。送葬队伍中,两具棺木格外刺眼,谁家这么不幸同时故去两人?而谁家又有这么大的能量劳动全市名流为之送葬。当队伍走到目的地,在一块刚刚立起的墓碑前停下脚步,一切揭晓,碑上赫然刻着:南皮双烈女碑。

    说到“烈女”, 就会谈到东汉刘向的《列女传》,他把当世的女性按照母仪、贤明、贞顺、节义等分作七类编写成传,后被《后汉书》作为正史收录在内。而“烈女”是作为只是其中的一部分。但是这些“烈女”的故事往往及其惨烈和极端成为被标榜的模范妇女,所以后世朝代为了标榜所谓的封建道德,大多把 “列女传”写成了“烈女传”。明代是我国收录烈女最多的一个朝代,明代的《古今图书集成》当中贞洁烈女大道3.6万人左右,翻开“烈女传”我们看到的却是一本阎王爷的催命簿,一部触目惊心的古代妇女非正常死亡史。南皮双烈女讲述的就是发生在民国年间两个花季少女真实故事。讲述两个花季少女如何用自己的生命与命运抗争。

    这是一部触目惊心的妇女非正常死亡史,南皮双烈女案子距今已有95年了。事情过去这么久也已经被很多人渐渐淡忘了,但是在天津中山公园里依然矗立着一块名为南皮张氏双烈女的石碑。双烈女原籍南皮县,其父张绍庭,婚后生两女三子,长女立姑,次女春姑。张家初来天津,以拉黄包车为生,自食其力,而两个女儿协助做针线活。张家有一个邻居,名叫戴有富。戴家有两个儿子。这一门三父子是专靠坑蒙拐骗,拐卖妇女这种肮脏勾当谋生的无赖之徒。戴有富一直在打着张家的主意。眼看着张家两个姑娘一天天长大,可一直苦于没有机会。他借张绍庭久病不起,又无力还钱的机会,找人向张家提亲。以这样的名义把两个姑娘被骗到家里,然后打算再转手将两姐妹卖掉。张绍庭急于用钱治病,无奈之下答应了婚事。为了将骗局设计得像模像样,戴有富按照民间的规矩下了聘礼,立了婚书,准备把立姑接到自己家中。这时张绍庭却一命呜呼,散手人寰。戴有富知道后欣喜若狂。为了将两个姑娘一网打尽,他跑到张家哭丧,这才是真正的假慈悲。戴有富信誓旦旦的表态,老嫂子,你放心,虽然我大哥不在了,但是姑娘已经许给我儿子,就是我戴家的人。我会像亲生女儿一样对待她。你们家也不富裕,干脆,你们要是信得过我,就搬到我们家吧。母女三人来到戴家,戴有富并不急于给他们完婚,而是请来一个中年妇女教她唱曲,时不时还总有一些男人找上门来,对这姑娘上下打量,背后和戴有富窃窃私语,目睹戴家所作所为,娘儿仨知道被骗。万般无奈只好离开。戴有富眼看到嘴的肥肉没了,恼羞成怒。以张氏母女悔婚为由,上诉天津地方审判厅。戴有富早有准备,前有婚书为证,又变本加厉,并伪造婚书,诡称张绍庭已将两女许其两子,唆使他人做伪证,在“证人”和“证据”面前,法官“理所当然”的判决戴有富胜诉,审判庭把两个姑娘判给戴家。当天下午,戴有富气势汹汹找金氏要人。并且严明,明天早晨不见人,就来抢婚,把两姐妹卖到妓院去。母女三人抱头痛哭,真可谓呼天不应,入地无门。当天下午,戴有富气势汹汹找金氏要人。并且严明,明天早晨不见人,就来抢婚,把两姐妹卖到妓院去。当天晚上,春姑、立姑两姐妹相对无语。
    ……春姑从床底下,拿出一大包红磷火柴。“妹子,我听人家说了,姓戴的那一家不是好人,他存心将咱们卖到窑子。如果老家的人听说咱们当了窑姐儿,不把咱家的亲戚都骂死,咱不能给亲戚们和咱爹妈丢人。人家说过,吞下火柴头就能死,不如咱们把这些吞了,还能落下个好名声。”“姐,我害怕,听说自杀的人到地狱都要受刑,阎王小鬼会折磨咱们的!”“别怕,妹妹,阎王也得替咱伸冤,到时候让阎王派人抓姓戴的一家,让他们给咱抵命。”

    痛,难以忍受的痛,开始时姐妹两人还能咬牙撑着,没有半分钟,姐妹两人的惨叫声就把隔壁的母亲和四邻惊动了。“傻孩子,干嘛寻死呢!”张氏一边哭一边叫,“快灌凉水,让她们吐出来!”但春姑死活不让灌,……挣扎了一会儿,姐妹两个的声音渐渐停下了,嘴角、眼眶渗出了血丝,最后又抽动几下,再也不能动弹……果不其然,两个女孩为了保持贞洁,自杀身死的事情闹的满城风雨,最要命的是,在天津的南皮张氏人等听说后,觉得这是对张家的侮辱,由张氏的头面人物出面控告了戴富有。没等戴富有逃跑,就被抓进了警察局。

    给南皮双烈女题写碑文的,是两位当时名震朝野,声名显赫的非凡人物。撰写碑文者,乃是清末曾任巡警部、邮传部两任尚书,做过东三省总督,又在民国时当过国务卿和一任大总统的徐世昌;书写碑文者,也不含糊,乃是在清末担任过正二品阁丞(相当于国务院秘书长吧),大大有名的华世奎。能够惊动全城人等瞩目,能够让官宦士绅自愿参加的百姓葬礼,恐怕当年仅有双烈女才能享此殊荣了。

 

  评论这张
 
阅读(28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