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晓年的博客

 
 
 

日志

 
 

[转载]希堡罗生门后冒烟的枪  

2012-09-16 05:56:00|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什么时候我们也能够就一些公众关注的事件开展独立、公正的调查,并且如实公布调查结果就好了。还历史一个明白,给人们一个交代。特别欣赏“冒烟的枪”的比喻。

 

[转载]希堡罗生门后冒烟的枪 - 马晓年 - 马晓年的博客

 作者:天津电视台主持人、体育评论员 孟繁达

 

    历史有时是不负责任的。“六王毕,四海一。蜀山兀,阿房出……楚人一炬,可怜焦土。”项羽背负了两千年“纵火犯”的罪名。可KOPS不想当项羽,向政府请愿揪出罗生门后冒烟的枪。或研究或臆想,希尔斯堡惨案在中国人眼中和火烧阿房宫一样不过是一段故事甚至是一篇帖子,但在英国人心里,那是政府亏欠公众23年的“一个说法”。   

   是政府把球场大门篡改成“罗生门”。1989年4月15日,谢菲尔德联队与利物浦队的足总杯半决赛开始后,还有5000名利物浦球迷没有入场,警察打开大门,球迷鱼贯而入。球场的C大门霎时成了人间与地狱间生死徘徊的门,造成96人丧生,200多人受伤。事后希堡的大门更成了罗生门。政府虽然表态难辞其咎,但并没有把事件真相公开。目击者坚称政府草菅人命,比如传说有球迷参与救援,但被警察以起哄滋事为由拒绝,究竟派了多少辆救护车?车都开向了哪里?众说纷纭。当时的报告称,警方到场开始认尸,确定82人当场死亡。这次最新报告披露,当局错误地假设大部分人遇难已经不可逆转,其实在法医认定不可能再有生还者的时间之后,其中41人还有生命体征和生还迹象,但都被当成了“死人”放弃救治,当局缺乏处理公共事件最基本的应急计划。而当时政府非但没有坦白事情抚慰公众伤口,警察局长杜肯菲尔德的一句:“是利物浦球迷冲开了大门,他们应该对惨案负有全责。”更是在KOPS的伤口上撒了一把盐。

    是媒体颠倒黑白窝藏那杆“冒烟的枪” 。找到希堡罗生门后冒烟的枪不就找到凶手了吗?KOPS恨自己不是福尔摩斯。案发之后当事人趋利避害各执一词,《太阳报》主编麦肯济更是帮时任首相撒切尔把矛头转向KOPS:“酗酒的利物浦球迷因为没有球票,砸开了C大门,他们偷死掉球迷的钱包,冲那些尸体撒尿,袭警、斗殴,无所不干……”也有传说这是铁娘子授意的。但日后在民众的压力下,《太阳报》承认他们编造了谎言,《太阳报》为此在默西塞德郡发行量大减,地区球队也从此拒绝《太阳报》的采访。这次新报告在此披露:“小组在调查中均没有发现能够证实这些对利物浦球迷酗酒、无票、暴力行为等严重指控的证据。” 报告公布后,《太阳报》又一次道歉:“报纸的角色应该是揭露不公正,并像法庭一般监督那些在权力位置上的人们。23年前背叛了读者们的信任是我们永恒的耻辱。”作为公众监督政府的镜鉴,允许媒体失误、失职,但绝不容忍失信,你可能看不到那杆“冒烟的枪”,但不能无诬陷被害者自杀,你可以没有能力还原真相大白,但也不能编造弥天大谎。

    是英国的公共调查制度促成了历史翻案。此次公共调查的依据是2005年《调查法》,此前一直有1921年《调查法庭(证据)法》及其他法令为基础。“血腥星期天”、“拾贝惨案” “窃听门”等案件的公共调查都推进了英国法治建设进程并提高了公共调查制度的说服力。去年,英国首相卡梅伦就向议会宣布将召集一个由上诉法院资深法官布莱恩·亨利·利文森爵士领衔的,其他专家参与的六人调查小组对默多克“传媒帝国”旗下的《世界新闻报》“窃听门”事件的调查,来反思英国报纸的媒体伦理及媒体文化,该案就体现出新《调查法》强调的“中立”且“独立”,调查小组由内阁大臣任命,但成员都来自民间,具有公信力和专业性的独立品格的人。可能是因为信仰的缘故,为还逝者清白,希尔斯堡惨案独立调查委员会2009年12月后就一直由德高望重的利物浦大主教詹姆斯-琼斯领担任负责人。两年多的时间里,调查小组在查看了80个部门的45万份文件后,编撰出长达395页的报告要点,揭露当局除嫁祸于人外,还涉嫌篡改了116份警察笔录,伪造出警和救护记录,删除负面口供等。

    新报告公布后,政府将为死难者修改死亡证书,因为之前他们是死于“事故”,而事实是他们死于“人祸”,“国王”达格利什就提出政府要为死难者家属提供国家赔偿。不知道你没发现没有?是现任首相在替前任首相还债。戴维·卡梅伦为当年警察的未尽责与对球迷的不公正指责表示了歉意,这本该是撒切尔夫人该干的事情,但铁娘子铁嘴钢牙就不公开透明,也使得她本人一直为利物浦人不齿;而现任局长是在为前任局长赎罪。南约克郡警察局长在新报告发布后发表讲话:“我为这一切感到震惊,我的一些高级幕僚也是如此。如果有些人实施了犯罪行为,那么他们应该被检控。”而当时的警方负责人杜肯菲尔德已移居海外,众多一手影像资料无故消失;而现任调查组则是在为前任调查组翻案。公共调查的目的就是确定事实、吸取教训,以保证未来不会出现同样的错误。调查组用18个月的时间从涂鸦的黑白中,从掩埋的真相中,从褐色的画面中,从纷乱交错的事实中,从被尘封23年的真相中搜寻希尔斯堡惨案罗生门背后冒烟的枪,推翻了23年前的某些定论,终于也让KOPS辨清哪些是道听途说,哪些被混淆视听,还历史的本来面目,告慰逝者。

  评论这张
 
阅读(1086)|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